人口普查之澳洲華人狀況

在悉尼處於漫長封城狀態下,8月10日人口普查之夜可謂是本月的一個亮點。澳大利亞統計局(RBS)每五年舉行一次對澳洲每個人及每個家庭的統計和普查,數據結果被用於政府規劃和社會分析。

作為澳洲華人博物館(MOCA)資深策展人和移民史研究員,我對族群、人口及社區的人口普查統計尤感興趣。五年前的2016年人口普查發現,澳洲2500萬人口中約有一半為海外出生或父母中一人出生於海外。

中國是澳大利亞居民第三大最常見的海外出生國(僅次於英國和新西蘭),同時也是悉尼居民最大的海外出生國,而普通話及粤語是除英語以外最常用語言之一。澳大利亞5%的人口(120萬人)被認定有中國血統。八月份是人口普查及全國家族歷史月,我將詳細分析澳大利亞華人在殖民地時期以及全國人口普查中的狀況。

殖民地時期人口普查

1901年澳洲聯邦政府成立之前,各殖民地負責本地的人口普查。新南威爾士州在1788年,第一次要求人們聚集在集合地點進行計數(人口普查早期版本),而第一次正式殖民人口普查則在1828年舉行。維多利亞州第一次人口普查是在淘金熱開始幾年後的1854年進行,統計共2,341人出生於中國。1856年新南威爾士州人口普查紀錄在中國出生的人數為1,806人(1,800 名男性和6名女性)。

1861 年是澳洲中國出生人口比例最大的一年——佔總人口的 3.3%,共計38,258 人。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隨著對在金礦上中國礦工數量不滿的日漸增強,導致越來越嚴格的移民政策。

全國人口普查

1901 年聯邦人口普查顯示在近 380 萬總人口中,共有 29,907 人出生於中國(男性 29,513 人,女性 394 人)。到1911年第一次全國人口普查時,在近450萬總人口中,出生於中國的為20,775人(男性20,453人,女性322人)。

有趣的是,儘管 1901 年通過了限制非歐洲移民的移民限制法案(the Immigration Restriction Act 1901,俗稱“白澳政策”),但在 1901 年至 1947 年間 ,中國仍是位居前 10 名的居民出生國。中國祇是從 1950 年代到 1980 年代才跌出前 10 名,當時澳大利亞政府在二戰後的幾年裡接收了超過 200 萬歐洲移民和流離失所者。

1991年人口普查,中國(不包括中國特別行政區和台灣)重新出現在 前 10 名居民出生國的名單中,2006 年、2011 年和 2016 年人口普查中連續位居第三。中國出生的來澳人口中有半數為2008年後抵澳。

2500 萬名澳大利亞人

自2000年代中期以來,海外移民一直是促進澳洲人口增長的關鍵因素,而非自然增長。上一次發生這種情況是在1850年代淘金熱期間。2018年 8月當人口達到2500萬時,作家兼政治評論員George Megalogenis指岀,第2500萬名澳大利亞人很可能是一位年輕的中國女學生或技術工人。中國是我們的國際學生的主要來源,大學生占在澳中國出生人口的四分之一。  

在 新冠-19疫情大流行之後,澳大利亞統計局(ABS)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出生的移民淨流失 為15,600 人,部分原因是邊境限制影響了國際學生旅行。同時,印度超逾了中國,在海外出生國家中排名第二(現英國、印度和中國)。明年 6 月將看到 2021 年的人口普查結果,幫助我們了解大流行如何影響澳大利亞的移民模式和人口增長,這將會是令人極感興趣的話題。

Kim Tao
資深策展人
二零二一年八月

標題圖片:“殖民地統計數據”,轉載自1860年1月1日“Waugh” 澳大利亞年鑑。由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提供。